我们继续在世界各地积极投资,同时加快脱售步伐。

在截至2016年3月31日的财年里,我们的投资额为300亿新元,脱售额为280亿新元。本财年初,充足的流动性带动市场上涨,我们乘势加快了脱售步伐。净投资额为20亿新元,低于过去几年。

无论是初创企业还是成熟企业,淡马锡在其成长的各个阶段都扮演着推动者的角色,发掘有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商业模式。我们的直接投资活动得到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团队的配合,拓展并延伸了关系网络。

我们物色并培育那些通过开拓创新而取得成功的潜在业内佼佼者。

年度投资回顾

在本财年里,我们的主要投资领域为金融服务电信、媒体与科技,以及生命科学与农业

在金融服务领域,我们继续将投资组合扩展至非银行板块,对业务遍布200多个市场的电子支付服务供应商 PayPal 进行投资。

我们也积极投资于规模较小但增长迅速的金融科技企业,如美国的 SoFiC2FO、英国的 Funding Circle,以及印度的 BillDeskPolicy Bazaar。在投行经纪业务领域,我们向中国的全方位服务券商中信证券 (CITIC Securities) 投资了约20亿港元。

结合投资具有竞争优势企业的主题,淡马锡投资了 Airbnb,这家全球旅游住宿网络平台已将业务拓展到190个国家。我们也增加了对中国的交通网络平台滴滴出行 (Didi Chuxing) 以及线上线下一体化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美团 — 点评 (Meituan-Dianping) 的投资。在2015年10月,我们参与了戴尔 (Dell) 和易安信 (EMC) 的并购融资。在交易完成后,两者将合并成为世界最顶尖的科技服务公司之一。

在生命科学与农业领域,我们投入3亿美元参与药明康德 (WuXi PharmaTech) 的管理层收购。这家公司总部设在中国,为全球生物制药公司和医疗器械公司提供实验室研发和生产服务。我们也投资了国际仿制药公司 Alvogen。此外,我们增加了对中粮国际有限公司 (COFCO International Limited) 的投资。此前,中粮国际已持有两大国际供应链管理公司 Nidera来宝农业 (Noble Agri) 的控股权。这次投资是配合其收购来宝农业剩余股权。

对美国市场的投资占据了本财年新增投资的最大份额,这源自淡马锡在当地稳步建立起来的网络,也表明我们认为当地经济环境有所改善。

在美国,通过对 Univar 的4.5亿美元投资,我们提高了对物流板块的投资比例。这家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分销通用和专用化学品。我们也继续投资于生物科技领域,例如严重疾病转化疗法研发公司 AlexionRegeneron

淡马锡也继续在亚洲进行新的投资,其中中国占最大份额。除了前述对中国的投资以外,我们还投资于轮胎生产企业中策橡胶 (Zhongce Rubber),以及专注于数据和科技的电子商务物流平台菜鸟 (Cainiao)。在金融服务领域,我们增持了中国工商银行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也投资了服务于农村、中小企业和零售银行客户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Postal Savings Bank of China)。

除中国外,我们也加大对韩国消费领域的投资,包括在韩国拥有140家大型超市的 Homeplus。我们也在印度投资了全球原研药和仿制药生产与分销商 Glenmark、人寿保险公司 ICICI Prudential,以及汽车分类信息网站 CarTrade

在欧洲,我们对瑞士机场零售商蒂芙瑞 (Dufry AG) 投资6亿瑞士法郎,资助其收购 World Duty Free 以成为全球最大的旅游零售商之一。我们也继续投资于英国的房地产市场,入股位于伦敦南岸的 A 级房地产 Blue Fin Building。

我们也向 Avanda 环球多元资产基金投资了30亿美元。这支基金由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多元策略环球资产管理公司 Avanda Investment Management 管理。

在机会出现时,我们会重塑和平衡投资组合。本财年脱售的主要资产包括新科金朋 (STATS ChipPAC) 的多数股权以及在 Cognizant Technology SolutionsLloyds Banking Group 以及贵州茅台 (Kweichou Moutai) 的股权。

截至2016年3月31日,我们也减持了中国建设银行 (China Construction Bank)、吉联亚科学 (Gilead Sciences)、友邦保险 (AIA Group) 以及中国太平洋保险 (China Pacific Insurance Group) 的部分股权,但继续持有这些公司的大额股权。

本财年后的2016年6月,作为接受法国达飞海运集团 (CMA CGM) 于2015年12月所提出的自愿性全面收购要约的一部分,我们出售了所持有的海皇轮船有限公司 (Neptune Orient Lines) 股权。同月,我们对阿里巴巴 (Alibaba) 增投5亿美元。

播种新企业

虽然需要长期投入,但我们致力于培育有望实现可持续回报的新兴企业。将万礼重新打造成新加坡野生动物与自然遗产综合景区就是一个典范。

为此,淡马锡成立了万礼生态园控股公司 (Mandai Safari Park Holdings),进一步提出发展理念、启动审批程序,整合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Wildlife Reserves Singapore) 旗下自然生态景点。

对美国市场的投资占据了本财年新增投资的最大份额。

300亿新元

本财年投资

280亿新元

本财年脱售

淡马锡为企业提供成长资金

2015年7月,淡马锡与大华银行 (UOB) 合资建立了 InnoVen Capital,成为首个印度、中国以及东南亚高增长初创企业的债务融资平台。在被淡马锡收购前,InnoVen 的前身是印度规模最大的创投债务融资公司 SVB India。

自淡马锡和大华银行在2015年合作以来,InnoVen 在印度的贷款量是原来的两倍多。2016年3月,InnoVen 在东南亚签署了首批融资协议,为总部设在马来西亚的保健和健身电子商务公司 KFit Holdings,以及总部设在泰国的时装电子商务公司 Pomelo Fashion 提供总额达500万美元的贷款。

海丽凯资本 (Heliconia Capital) 继续通过其中小企业联合投资基金和中小企业增长夹层基金进行投资。本财年的新投资包括新加坡海鲜连锁餐馆珍宝海鲜 (Jumbo Seafood)、先进工程公司 Hope Technik、整体包装解决方案供应商 Fagerdala Singapore,以及服务全球零售业客户的专业店面装置公司 Futuristic Store Fixtures

淡马锡也投资于 Pierfront Capital,该公司为基础设施建设、离岸与海事工程以及运输与物流项目提供夹层融资。Pierfront Capital 与 Clifford Capital 密切合作,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项目融资方案。

现有企业转型

淡马锡帮助现有企业转型,与管理层共同制定经营策略,为发掘企业增长潜能投入资本,提供人力支持以填补能力缺口。

2015年6月,淡马锡和裕廊集团完成旗下公司合并,成立盛裕控股集团 (Surbana Jurong),旨在为可持续城市解决方案提供一体化平台。为加强基础设施能力,盛裕去年6月收购了 KTP Consultants 和北京东方华太建筑设计工程公司 (Sino-Sun Architects & Engineers)。

同年11月,盛裕也和淡马锡一同投资于从 Google X 分拆出来的 Flux Factory,以加强盛裕的可持续性和建筑设计实力。Flux Factory 是协作式云端软件工具开发商,提供城市和总体规划解决方案。

这次合并诞生的另一家新公司星桥腾飞 (Ascendas-Singbridge),也通过在新加坡、澳大利亚和韩国收购商业楼宇,加强其提供城市解决方案的实力。此举使其商务空间解决方案服务扩展至中央商业区办公空间。

作为较大型城市化项目的主体开发商,星桥腾飞与伙伴合作推动经济发展。例如,星桥腾飞与吉林市政府合作设立中新吉林食品区,于2015年12月将第一批品牌粳米出口到新加坡。

我们物色并培育潜在的业内佼佼者。

我们致力于培育有望实现可持续回报的新兴企业。 

积极活跃的投资者

积极活跃的投资者

作为投资组合的所有者,淡马锡致力于为利益相关群体创造长期可持续的价值,以实际行动开创新局面。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系统模拟出20年间投资组合可能的回报区间。

管理风险

管理风险

淡马锡的风险管理框架涵盖战略风险、业绩风险和运营风险。我们主动追踪和管理不同经济周期的风险,并指派专人在公司或部门层面负责管理特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