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马锡在任何时候进行投资、脱售或继续持有资产,或在任何市场运营时,都会面对固有风险。

作为资产所有者,我们对于上市和非上市资产都能灵活地进行资金配置。无论是对资产类别、国家、行业、主题或单一企业的投资,我们都不会预先设定资本集中度的界限或目标值。我们也具有大额单项投资和长期持有投资组合的灵活性。

我们的投资组合以股权为主,意味着年度同比回报波动幅度较大,负回报风险较高,截至2016年3月的财年就是一例。个别年度的负回报风险越高,则可期望更高的长期正回报。

淡马锡倡导风险意识和均衡承担风险的企业文化。共担风险的薪酬理念让员工与股东的利益一致,将机构置于个人之上,强调长期利益高于短期利益。均衡承担风险不单针对投资,也包括机构能力建设。

淡马锡的风险管理框架涵盖战略风险、业绩风险和运营风险。我们主动追踪和管理不同经济周期的风险,并指派专人在公司或部门层面负责管理特定风险。我们审慎地管理资金杠杆比例及流动性,即便是在面对极端压力时仍然能保持韧性与灵活性。

风险类别

战略风险 业绩风险 运营风险
  • 声誉
  • 综合风险概况
  • 资金与流动性
  • 政治
  • 结构性外汇
  • 宏观经济
  • 地理区域
  • 行业
  • 市场
  • 税务
  • 员工
  • 法律与监管
  • 系统与流程
  • 交易对手
  • 业务中断

为降低运营风险,我们将风险管理纳入系统与流程之中,包括核准审批权限、公司政策、标准运营流程以及向董事会提交风险报告。

我们建立严谨的流程,以确保能综合考量各种观点。投资提案参照 “两把钥匙” 体系,例如由市场团队和行业团队共同提交投资委员会审核。根据投资规模或风险程度,投资提案可能上报执行委员会或董事会以作出最终决议。在此过程中,其他职能团队提供额外的专业见解和独立评估。单个投资的风险考虑要素包括声誉、业务、法律与监管、税务、融资以及核心管理层风险。

每一项投资所属的国家和行业风险都涵盖在经风险调整后要求的资本回报中。我们力求通过严谨的估值流程以缓冲投资风险。

我们遵守新加坡法律与法规所约束的所有义务,包括国际条约中的责任。此外,我们也遵守投资或运营所在地的法律与法规。

我们的法律与监管部确保政策、流程及系统均符合相关法律要求,并与董事会的指示一致。例如,我们的衍生品交易政策只允许由董事会决议授权的人士,在严格规定的范围与权限内,代表指定实体进行交易。

法律与监管部通过稳健的证券追踪系统监督合规工作。我们不断评估和更新相关监管要求和追踪体系,以确保紧随法律与监管条例的修订。

淡马锡道德与行为守则 (T-Code) 及其相关政策为董事会和员工的日常工作及行为提供指引。该守则以讲求诚信为关键原则,涵盖了反贿赂、举报政策、机密资料管理以及严禁内幕交易等政策。T-Code 合规也是员工年度花红计划的要求之一。

我们的政策只允许由董事会决议授权的人士,在严格规定的范围与权限内,进行衍生品交易。

业务持续性与突发事件管理

我们的应急管理框架有助于确保业务的持续性,并协助管理包括安全问题和其他危机在内的潜在风险。

当紧急事故发生时,我们关心员工及其家属的安全与健康。例如,出现严重烟霾或雾霾时,我们为新加坡和北京的员工提供了 N95口罩。

在拓展全球业务的同时,我们已做好准备为世界各地的员工提供援助。

投资集中分布情况

淡马锡在进行大额投资以获取高回报方面具备灵活性。投资组合的集中分布情况正是整体投资决策的结果。我们的十大持股占投资组合总净值的46%。

按标的资产所在地划分,我们最大的投资区域仍集中在亚洲。截至2016年3月31日,淡马锡在新加坡和中国的资产分别占投资组合的29%和25%。美国位居第三,占10%。

截至2016年3月31日,电信、媒体与科技领域是我们集中投资的最大领域,占总投资组合的25%,略高于上一财年的24%。

截至2016年3月,新电信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单一投资,占投资组合的13%,低于2006年3月的19%。

我们的投资组合以股权为主,意味着年度同比回报波动幅度较大。

(截至3月31日)

总净值2,420亿新元投资组合的集中分布情况

短期回报率报告风险

我们的市值评估政策旨在降低因担心报告实际损失而一味持有劣质资产的行为风险。由于上市资产按市值进行评估,因此我们的年度报告业绩会出现较大的波动。

在任何一年中,我们的投资组合净值都可能发生20年一遇、高达30-40%的大幅起落。全球金融危机时就见证了这一现象,我们的投资组合价值在一年内下跌30%,次年又反弹43%。

我们采用一系列正规市场风险衡量指标,追踪前瞻性的投资组合波动情况,包括投资组合的风险值 (Value-at-Risk)、12个月期的前瞻性蒙地卡罗模拟法,以及一般市场风险指标如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指数。

截至2015年3月31日,我们1年期的风险值为380亿新元,也就是投资组合净值的14%。

自2015年第三季度以来,市场看淡中国经济前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滑落,我们的衡量指标表明市场风险加剧。同时,各国央行多年来极度顺应市场的政策可能掩盖了更大范围的长期风险。各国央行有效管理金融稳定风险的能力日益受到质疑。


波动率指数和风险值与投资组合价值的百分比 - 2005年4月到2016年4月

波动率指数和风险值与投资组合价值的百分比

展望短期,我们采用蒙地卡罗模拟法,根据历史市场数据,模拟未来12个月末可能获取的回报区间。

采用蒙地卡罗模拟法对淡马锡当前投资组合进行测算,我们有六分之五的几率获得-21%至+32%的1年期回报率,略宽于-19%至+33%的10年期平均范围,且更倾向于负数回报区间。

下图中,蒙地卡罗模拟法的曲线代表过去某些财年可能取得的1年期回报。与2008年/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较宽较扁平的曲线相比,更窄的曲线意味着回报波动性更低。

我们的市值评估政策旨在降低因担心报告实际损失而一味持有劣质资产的行为风险。

(截至3月31日)

模拟12个月远期投资组合回报

(截至3月31日)

回报波动性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系统模拟出20年间投资组合可能的回报区间。

机构

机构

淡马锡是着眼未来的机构。我们行事讲求诚信,致力追求卓越。

我们的 MERITT 价值观

我们的 MERITT 价值观

淡马锡的 MERITT 价值观引领我们的行动 — 其方式、内容与出发点同等重要。唯才是用、追求卓越、讲求诚信和互相尊重是我们的信念。团队协作和互信互助是我们完善价值观的重要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