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见证了新加坡实现自治的开始。

新政府就任后,发现自己面对着殖民政府留下的1,400万新元预算赤字。政府立刻着手解决问题,以坚定的决心和集体奉献精神,在同一年内实现了100万新元的财政盈余。

新加坡早期的这一财政原则,自此定调。新加坡政府决心发展经济,创造就业机会,不让后代背负前人的债务。

淡马锡在1974年诞生时,就已继承了这样的精神,量入为出、恪守财务纪律;未雨绸缪、着眼未来;为国家的生存和繁荣而奋斗,确保人民享有洁净、绿色和健康的生活环境。

新加坡政府从一开始就放手让淡马锡自行管理业务。事实上,淡马锡的成立就是为了接管一些公司的股权和管理资产,让财政部能专注于经济的整体发展。

这些崭露头角的投资组合公司都根据市场规则运作。当时,新加坡航空公司刚刚起步,其首席执行长知道公司必须盈利,否则就会倒闭。有一些陷入困境的公司确实也关闭了。

这一信息非常明确:投资组合公司必须自力更生。

直到今天,我们还继续发扬这种恪守市场规则和财务纪律的精神。

淡马锡与新加坡政府财政

淡马锡通过两种方式贡献于新加坡政府财政。

首先,淡马锡在新加坡和其他国家获得盈利时,会相应缴税

其次,我们向股东派发股息。

新加坡政府多年来都实现了基本预算盈余。因此,淡马锡的股息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储备金,未雨绸缪。

从2001年至2015年,政府获准使用淡马锡不超过50%的股息收入。剩余部分则锁定为政府过去所累积的储备金。该支出框架和其他收入来源一起,帮助新加坡应对新的资金需求,包括2014年的建国一代配套项目以及其他长期社会与经济项目。

然而,经济下行时,股息收入可能缩减,这也正是政府最需要弹性预算来应对逆境之时。

因此,从本预算年度起,淡马锡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一样,被纳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 (Net Investment Returns) 框架

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框架

政府可以使用最高不超过淡马锡预期长期实际回报的50%。

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框架并不要求淡马锡改变股息政策,或出售资产来支持政府开支。淡马锡保护过去所累积的储备金的宪法责任没有改变。

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 (T-GEM)

预期长期实际回报率是通过淡马锡几何预期回报率模型(T-GEM),模拟各种假设和情境所得出的预测。

我们清楚认识到这种预测结果只是多种可能之一,实际回报可能会低于或高于预测的预期回报。

淡马锡如何贡献于新加坡政府财政

淡马锡如何贡献于新加坡政府财政
资产管护者

资产管护者

淡马锡是备受信赖的资产管护者。我们力求为世代民众谋福利。

备受信赖的资产管护者

备受信赖的资产管护者

作为备受信赖的资产管护者,淡马锡的角色和声誉取决于我们的员工、价值观、行事准则与治理观念。

强化资产管护和治理

强化资产管护和治理

健全的公司治理和良好的资产管护有助于强化可持续的长期发展。在淡马锡,我们培育了新机构以打造新能力,寻求变革。同时与多边机构合作推广健全治理,交流最佳实践。